物联网卡历史发展图鉴

2019-05-28 216来源:中亿物联网 分类: 物联网卡

  任何一个庞大产业链的成型,不可避免都会经历一段跌宕起伏的发展阶段。物联网卡产业发展至今既是科技的进步也是时代的需要。当我们置身于物联网卡带来的便利中畅想未来可能发生的种种改变时,蓦然回首会发现物联网卡已经走过了很多个春秋。

物联网卡历史发展图鉴


  孕育阶段:2002年,刚刚经历PC互联网泡沫的腾讯、新浪、网易们还没缓过气来,而移动通信市场正在疯狂爆发,不少人刚刚拥有第一部手机,诺基亚的8310、摩托罗拉V60、索爱T68这些经典机型火爆一时。这一年的5月17日,电信日,中国移动悄然推出了GPRS业务,由于手机应用的匮乏、网络速度的缓慢,在当时并没有对人们产生太大影响,当年最潮的群体还在比拼短信发送速度,但使用SIM卡就能连接数据网络,却开启了一个崭新的时代,万物互联变得触手可及。


  最早成规模的应用是电网的远程监控。电网当年极有前瞻性的采用移动通信的方式进行电网数据的采集和远程控制,由于项目规模庞大、要求高、方案全,电网项目无可争议的成为中国蜂窝物联网的完美摇篮,培养了早期物联网产业链的第一批人,从无线通信模组、DTU到运营商、应用平台商。物联网卡在这个时期仓促诞生,这时候名字还很多,最常见的名字叫M2M卡,有些也叫APN卡、行业卡、机器卡。彼时M2M卡无论是外观和功能,都与个人使用的SIM卡没太大区别。当时除了电网远程监控应用有点规模外,其他市场都还一片寂静,不过寂静中也冒出了一些闪光应用,这些应用都成为后来大发展的雏形。


  成型阶段:这个不被大多数人关注的领域,就这么缓慢的发展了七年。2009年,3G牌照发放,诞生两年的iPhone正式引入国内。中国开启了辉煌的移动互联网时代,手机上网开始了超越PC上网的征程,新的智能手机平台引爆了移动应用的发展。同年,高层提出“感知中国”,物联网被正式列为国家五大新兴战略性产业之一,并开始在无锡建立物联网相关的产学研基地,政策上前所未有的重视。这一年,由于三个契机,也成为了车联网发展的元年,庞大的产业链从这一年萌发,成为往后几年推动物联网卡发展的最主要动力。


  车联网这一波的高速发展和深圳紧紧相联。深圳这时刚经历完一波山寨机的崛起和洗牌,山寨机产业留下了一个完整的生态体系,从元器件提供、方案板设计再到产品组装,每个环节都有成千上万的企业,深圳这片土壤让电子产品的创新变得容易,也为后来物联网的发展埋下了伏笔。这个时期,通信模组产业开始了密集重组。自此,国内模组产业六大金刚芯讯通、移远、广和通、中兴物联、有方、龙尚均告成立,只是后来上市之路又各奔金主。产业逐步热闹起来,也让物联网卡的发展开始进入正式轨道。运营商这一时期开始成立独立机构。这个时期物联网卡开始有了新的号段,号码上与我们普通熟知的13x、15x不一样,工信部专门为物联网分配了13位号段,以适应比人更多的物的需要,移动申请了10648/10647号段,联通申请了10646号段,电信申请了10649号段。


  跟随着机构的成立,物联网卡才开始真正成为一个专门定制的产品。三大运营商这时也开始投入巨资建设专用平台。移动在成立物联网基地后就开始着手建立自有的管理平台,一直做到现在改名叫OneLink;联通则于15年引入国际知名的Jasper平台,中间有多次说到期,但Jasper是头牌,始终割舍不掉;电信在经历了一段多个厂家建设的混乱期后,选择了华为的OC平台。随着物联网卡产品的正规化,尤其是Jasper的引入带来的各种新鲜的玩法,让业内俗称卡商的群体开始兴起,更深行业的需求被逐步挖掘,更多行业的方案开始使用物联网卡,供给侧方案的日益完善,正等待着需求侧的引爆。


  爆发阶段:2012年,Pebble和谷歌眼镜两个产品横空出世,开启了智能硬件时代。虽然两位先行者后来的发展让人唏嘘,但硬件数字化、联网化趋势一发不可收,智能穿戴、智能手表、智能家居、智能音箱、无人机、VR……让人眼花缭乱的产品不断涌现。但智能硬件的火热,并没有让物联网卡的市场立刻就爆发,产品价格、功耗、尺寸等等一系列的影响,让大部分智能硬件方案选择了蓝牙、wifi,只有必须脱离手机、路由器使用的智能硬件,才会考虑蜂窝网络方案,所以,车联网产品成为了智能硬件时代早期物联网卡江湖的主角。


  发展到这个时期,车联网产品已经和上一个时代不一样了。最早期,车联网产品是以车机、中控屏的形态出现,是汽车原厂把控的产业链体系的一个环节,早期做的厂家往往是做汽车精品电子、汽车音响的,主要依托4S店、维修店来销售,一般都要拆装。但智能硬件产业的兴起,让外行人有了染指汽车联网的机会。深圳强大的硬件产业链,不断创新出各种花样的硬件,绕过车厂、4S店等体系,以消费硬件的方式进入了汽车,也开启了智能硬件厂家与汽车原厂争夺汽车联网主导权的胶着之战。


  新的开始:2016年6月,3GPP NB-IoT R13版本冻结。这是一个划时代的里程碑。从最早普通个人卡兼职的产品,到面对产业定制的产品,再到独立网络制式的产品,这十余年的历史见证了物联网从孕育到正式出生的过程。这一次,网络设备厂商成为了推广的急先锋,华为成了NB-IOT最积极的布道者,一时间各大展会、各大论坛、各种政策规划的探讨中,都能感受到NB的声势已经远远压过另一项技术eMTC。eMTC也是专为物联网设计的技术,技术层面各有千秋,但在制式主导权的角力之下,NB-IOT在中国占据了明显的上风。运营商层面的角力也颇有意思。无论投入大小,这都是三大运营商在物联网支持上发出的最强音,与过去产业自然生长不同,NB产业在诸多超级力量的精心培育下,成长速度惊人,这其中最为大手笔的就是在终端产业的支持上。网络可以有实力雄厚的运营商先建,但是在终端产业上,只要价格贵就很难有需求,没有需求量又很难降低终端价格,这是个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在终端市场上,GSM制式的模块只需要20元,而NB模块要80,这个价格几乎没有市场,必须要有人能启动市场。就这样,NB通信模组市场,在整个需求侧还没启动、需求量还不大时,就给硬生生的迅速催熟,价格迅速接近2G。在这些大单背后,模组公司也在经历一场洗牌,这一轮洗牌叫上市。市场空间的迅速扩大,原先并不起眼的上游电子器件厂商成为资本的香饽饽,格局之争也要求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于是,17年成为模组产业资本变局一年。


  踏过十五年的征程,物联网产业链终于从牙牙学语的幼儿长成如今蓬勃向上的少年。凭借产业自身的优势和大环境的驱使,物联网卡一步步朝前迸进。2019年转眼过半,在经济、科技都快速发展的今天,巨大的挑战和机遇同时摆在眼前,如何做出更好的选择是物联卡当前面临的重要抉择。看上去,更大的发展舞台才刚刚出现。